么进来的?赶快出去!现代快报记者

2017-09-27 13:36

昨天上午,李先生带现代快报记者来到南京市建邺区云锦路某小区的弟弟家中,弟媳张女士(化姓)开了门。46岁的老李躺在床上,右大腿上留着一条30厘米长的伤痕,出了工伤,之后一直卧床休息,张女士说,三年前,老李开出租车出了工伤,右腿里打了七根钢钉,直到2013年12月才拿到工伤赔偿金。问起这笔钱不翼而飞的事,躺着的老李将头埋进枕头中,不愿再说一句话,张女士也背过身,偷偷地抹眼泪。

据张女士说,9月10日上午,原本打算推丈夫老李到医院开药,发现柜子里的钱少了一大半。那些都是工伤赔偿金,总共54000块,被拿走了将近4万块。发现钱不见后,张女士想起邻居前几日说的话,称儿子小李经常去升州路、南湖一带,可能参与了赌博。当天下午,张女士根据邻居提供的地址,骑车到南湖某小区蹲守,等了几个小时,果真看见儿子从里面出来。回家后一问,钱果真是被儿子小李拿走了,他承认钱都拿去斗蛐蛐了。据了解,儿子小李今年19岁,读完初中后没找到工作,待在家里两年多了。

没想到,偷偷拿钱的事情被发现后,小李并没有就此打住。张女士称,9月24日,儿子小李再次开口要钱,才知道他还在继续斗蛐蛐,苦口婆心劝了一番,儿子竟然说,我输得还算少的。一怒之下,张女士坚决不给钱,而且扬言要报警,第二天一大早,发现小李已经离家出走了。无奈之下,张女士向小李的大伯求助,请他到派出所报警,希望取缔斗蛐蛐的赌博点,挽救儿子。

昨天上午,离小李出走已经过去四天了。张女士也不想再追究,称儿子年纪还小,只希望他早日回家,不要再斗蛐蛐赌钱了。

自从知道小李偷拿钱去斗蛐蛐之后,夫妻俩很受打击,本来在附近菜市场从事蔬菜批发的张女士也有四五天没有做生意了。而且,躺了三年的老李还需要后续治疗,现在工伤赔偿钱没了一大半,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升州路上一小区某幢一楼,大门敞开,门口和客厅坐着不少人。记者径直走了进去,两间屋子都在斗蛐蛐,里面聚集了数十人。

记者看到,空调开着,仍有不少人打着赤膊,兴致勃勃地观战。桌子上摆放着数十个蛐蛐罐子,外形就像是围棋盒,斗蛐蛐的人每次取出一个蛐蛐罐,两方互斗。蛐蛐罐上都标注着数字,如48、50、52,据称这代表蛐蛐的重量。

斗蛐蛐,首先要重量相当的才能斗,否则不公平。一位站在桌旁的玩家介绍。记者了解到,一般来说,蛐蛐都是玩家自备的,不过提供场所的主家一般提供寄养服务。

斗蛐蛐时,每人打开罐子,用一个小竹筒将蛐蛐取出,先用棉花堵住,然后放到一个椭圆形塑料盒子里,盒子中间有个隔板。蛐蛐放到盒子里后,两边的人就拿着一根草,不停地撩拨蛐蛐,这是在让蛐蛐张牙,燃起它的斗志!

一般准备时间不能太长,看双方差不多了,中间坐庄的就拔起隔板,两边蛐蛐正面交锋,开始互相扑咬,如果哪一方蛐蛐被咬得调头了,或是受伤了,就停止战斗。

记者发现,斗蛐蛐是赌钱的,一般是100元一次,庄家收5元抽头。

而在另一间屋子,下注额就高多了,一局就要两三千元。双方下注后,其他旁观者可以选择看好的那一方认筹。由于下注额大,其中一把,庄家就抽了180元。

在探访过程中,记者的陌生脸孔引起了其他人的警觉。记者只是稍微问了几句,就有人问,你没有来过吧?记者看了一会儿后,一名男子就过来,我们这是会员制,你没有人带,怎么进来的?赶快出去!

现代快报记者来到河西文体路附近一处门面房,这里也是张女士所说的一处地点。门外坐着好几个人闲聊放风,记者只能透过玻璃看到里面人头攒动。

记者暗访得知,这些蛐蛐,不是来自南京,全是从山东购进。南京一位蛐蛐玩家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南京这边斗蛐蛐的人以中老年为主,以前是玩,也是十块二十块,后来就变赌了。

蛐蛐价格有高有低,好的可以达到数百上千甚至更高。在南京本地斗的,算是内部淘汰,到后面斗剩下来的全是上品,就跟扬州、上海的玩家斗,那时间下注额就大了,甚至上万一次!(报料人线索费80元)

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咨询了一位警方人士,他表示,只要是押钱的,达到一定标准都属于赌博。按照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6789kj开奖结果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一条规定,以营利为目的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:(一)组织3人以上赌博,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;(二)组织3人以上赌博,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;(三)组织3人以上赌博,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。

今年8月20日,江苏省高院发布了《〈常见犯罪量刑指导意见〉实施细则》,盗窃家庭成员或者近亲属财物的,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。对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,可以根据家属、近亲属的谅解程度,减少基准刑的20%-50%。

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许辉律师表示,即使是直系亲属如儿子,在不经父母同意情况下秘密窃取钱财,仍然属于盗窃。这不像夫妻,因为父子之间没有共同财产。孩子又已经成年,严格来说,就是盗窃。许辉表示,只是作为直系亲属之间,是可以获得谅解的,对社会危害性也不大,公安机关可以不予追究,只作调解处理。但是如果父亲坚持要追究,那么警方还是要追责的。(信息来源:合肥在线)